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果敢资讯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亚细亚的孤儿愿金三角地区的民众生活安康幸福      彭少林2.9战争距现在已经三年多了,希望果敢同盟军早日实现理想!      亚细亚的孤儿願金三角無戰事      如来过段时间就是春节了,我在此提前祝福果敢人民新年快乐,愿缅北早日结束战争,祝愿缅北人民早日过上和谐、平静、安居乐业的生活。      铁甲宝宝新的一年祝同盟军万事如意,远离弱智和骗子!      齐天大圣祝果敢资讯网全体员工新年快乐      齐天大圣祝果敢同盟军全体官兵新年快乐!      果敢精英将士们,天冷了,注意保暖。祝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早日光复果敢,恢复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施政权利,还果敢百姓一个太平、安逸的生活。      果敢精英祝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全体同志身体健康,天冷了,你们要照顾好自己。祝你们在2018年拿得更好的战绩,愿早日光复果敢,还果敢百姓一个太平、安逸的生活。      野人胜利永远属于正义的一方      林枫祝愿:果敢资讯网的全体工作人员身体健康!感谢你们提供这个资源丰富的平台。      华敢怒寒流来临,注意保暖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      言语愿同盟军早日胜利,带领果敢百姓走入新的时代      缅北风马牛祝贺《果敢咨询网》现在影响力越来越大了,因此也成为了缅匪汉奸水军的眼中钉肉中刺,要时刻提高警惕。      AK7N33祝愿缅北地区早日结束战争 安居乐业      果敢那点事儿祝各民族大团结万岁,加强法治,依法处理各类违法犯罪活动      小枫的使命你们还好吗?我尊敬的同盟军战士们,入冬了记得照顾好自己哦!      缅北山鹰希望同盟军日益强大,尽早将缅寇逐出果敢,实现汉人汉果。也希望缅伪水军谣棍能被依法惩治,还我网络清静。      奋战守孤城果敢加油!同盟军加油!      奋战守孤城果敢加油!同盟军加油!      中文注册坚持就是胜利!      任剑挥果敢加油!同盟军加油!      如来在中秋节来临之际,我谨以一个普通中国人的身份,向缅北果敢地区的普通百姓送去真心祝福;祝愿缅北地区早日结束战争,祝福缅北百姓早日当家做主,祝福你们身体健康,安居乐业、      野马还我果敢河山。      长风破浪还我果敢河山。      剑指外戚相信中军,各路英雄,正在行动中.好好配合就是.我圆了我的从军梦,我算是个军人了.给你们敬礼了      野子成功大易,而获实丰于斯所期,浅人喜焉,而深识者方以为吊。      齐天大圣祝缅北的各民族武装早日取得胜利      果敢资讯网心若在,梦就成!      果梦心若在,梦就在!相信我们果敢会有梦想实现的那一天!      能文能武战士们加油      彭少林湖南人民永远支持果敢同盟军!!!      凤凰山上无凤凰内地新学期开始了,不知果敢学制可与内地同步?希望果敢的学生们能在没有枪炮声的环境中多多读书,读各种各样的书。长身体,长知识,长见识。      华敢怒考完了,改放松下了 ,下学期加油。      务农我们会走过去的,一切的困难都会过去,我喜欢一个国外人写的词:假如生活欺骗了你。      愿与风尘附感谢大家关注果敢,对果敢难民提供帮助!      夫子果敢民族是勤劳勇敢的民族,在伟大的民族民主革命过程中将铸就不一样的历史新闻篇章。      夫子果敢民族是勤劳勇敢的民族,在伟大的民族民主革命过程必将铸就不一样的历史新篇章。      凌靖相信民族革命会取得最终胜利,相信同盟军在建辉煌!      务农你们是汉族人民族也是华人、果敢人们的英雄,你们是果敢这个地区最伟大的革命主义部队。      务农我知道果敢民族一定不会被缅军集团所控制,还有那么几个在奋斗中,说明果敢民族总有一天会从世界跳出来。相信收复果敢不是一个梦,它将会成为果敢民族的信仰。      务农你们的努力不会白白浪费的,相信人在做天在看,缅甸大缅主义的实行实在是不复合他们的信仰。      果敢资讯网感谢大家的关注和对祝福台的使用,祝福台更新重装过后,又上线了!     
查看: 116|回复: 0

果敢杨家史第七章:缅甸军人政变前后(下)

[复制链接]

6097

主题

6297

帖子

9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35Rank: 35Rank: 35Rank: 35Rank: 35Rank: 35Rank: 35

积分
91888
QQ
发表于 2020-5-17 14:4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:杨丽

五、果敢对政变的反应
    奈温将军领导的革命委员会取消了上议院和下议院,中止了宪法,废除了高等法院,废除了各级民选政府及其职能机构,一律由军人接管,设立各种委员会实行全面军人统治。吴努和他的部长们及议员们还有司法方面的官员,以及差不多所有的掸邦土司都被拘捕。在这个事件中,值得提到的是缅甸独立后第一位总统昭瑞泰的儿子米米泰,他死在互相交火之中。昔波土司昭甲省在从董吉(东枝)返回昔波途中被拘捕,他们本是准备回乡庆祝结婚周年的。他的失踪,至今还是个谜。当时,仅杨金秀偶然得以幸免,因为昂吉准将不同意对果敢首领采取反对行动……

    1962年4月,革命委员会宣布缅甸社会主义路线,这是军人政府的政治宣言,目的是要建立缅甸式的社会主义制度。不管它的失败应该归咎于理论还是实践,但最终它给缅甸带来的是一场空前的灾难。在先后出台的一连串法律的强制下,所有私营企业被收归公有,最致命的是,这些公有企业的经理职位均有军人当任。同年6月7日,军队向仰光大学反对新出台的《住宿条例》而示威的学生开枪,许多大学生被打死打伤。军队还炸毁了学生联合会大楼,这个大楼曾是学生团结的一个历史象征,爆炸相当猛烈,连附近的建筑物也被震动,并宣布无限期地关闭仰光大学。

    军人政变,推行社会主义路线,军队与学生的发生冲突,这些事情当时在果敢的大多数人还不知情。当时的仰光时局紧张,形势难以琢磨。1962年后期,杨振声觉得没有理由继续留在仰光,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,只是关注着形势的发展。果敢的大学生,如杨振勋、杨振来、彭积德等人也在考虑如何应对戏剧性变化中的时局问题。

    1963年2月8日,昂吉被从革命委员会中清除。他的离去给果敢传递了一个不祥的信号,意味危险随时可能降临。杨振声于是立即返回果敢以避风险,但他的太太和3个孩子,即女儿杨能强,儿子杨家贵、杨家华依然留在仰光。
有一天,军事情报局(MIS)来搜查他的家,他们从早到晚的折腾,全家已经没有不被翻过的地方。在他们带走的物件中,包括一些仅存的关于掸邦和缅甸的书信,直至今日,这些书信仍然还在军事情报局手里。后来,杨家贵、杨家华也辗转进入果敢,与其父汇合。

    自1959年后期杨振材从土司位置退下来之后,一直闲居腊戌。虽然已退出政坛,但许多从果敢来的人士还是来拜访他,这使他能够比较及时地了解果敢的情势与动态。土司与人民之间的联系政治上已经不存在了,但人民之间仍然保持着密切的来往。果敢纯朴的人民并不去理会什么权利转换的变革,他们只知道他们的土司是被政府所逼而被迫交出权利。下面一句话,可以反映当时人民对他们的领袖的态度:“我希望见到你,就像喝水一样。”虽然已经退休,但土司仍然是领袖的象征。杨振材喜欢高尔夫球,是腊戌高尔夫球俱乐部的监护人。在那里他可以接触许多军方官员,他从高尔夫球场中得到外部世界没有的快乐。外部的世界是不公平的,没有信用的和没有秩序的。但在高尔夫球场中,则有纪律、道德(在高尔夫球中你不可以欺骗,如果欺骗那只会愚弄着自己)和荣誉。在政治中,当你选定要做一件事情,你不可能肯定其结果会是怎样?但在高尔夫球场上只要你打得好,你就可能会赢,在这个游戏中蕴含着一种肯定性。杨振材还帮助那些来打高尔夫球的人提高球艺。在这些人中,有一个是缅人青年是帮他背球包的球童,名叫尼温面,后来他成长为缅甸国家选手,代表缅甸参加国际比赛。

    当军人政变在仰光发生时,杨振材认为自己不会有什么风险,因为自己已经从政治上退下来了。1963年10月的一天晚上10时,两个上尉军人来敲腊戌浦甘路3号退位土司杨振材住宅的门。自1959年退位之后,杨振材就一直住在这里。30多名士兵将住宅包围起来。刚从仰光回来的杨振勋出来应门,军官很客气地对他说:“对不起!先生,我们奉命拘留你,请带上你的行李和一切应用物品。”当杨振材收拾好行李物品后上尉接着问:“先生,你有武器吗?”杨振材回答说:“有”!上尉说:“请你拿出来”!杨振材拿出两支手枪和两条步枪。此后,他们就把杨振材带走了。

    鲁璇珍对丈夫的被捕非常难过。自从成为土司之后,杨振材把他的大半时间投入果敢的事务之中,把照顾8个孩子的任务交给了她。她们的家庭从1950年起即移居腊戌,主要是方便于杨振材往仰光和东枝履行公务。腊戌,好比一个歇脚的驿站,没有象自己想像的那样有全家团聚的更多时间。1959年交出土司权利后,杨振材有更多时间与家人团聚,这对鲁璇珍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安慰。但是,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    第二天,家人收到了杨振材写回来的一封信,说他很好。鲁璇珍要求缅甸军方让家人去见杨振材,军方答应可以去探望。探望中,没有一个人更多地说什么话。

    形势变得越来越紧张。杨振勋和彭积德,计划当天晚上回果敢。

   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,鲁璇珍不断接到有关事态发展的消息。几乎就在杨振材被捕的同时,他们家的一位长辈杨文灿在大其力被捕。他们家在大其力和勐东的烟公司的人员、贷物、车辆等全部被扣留。针对果敢的行动,正式开始了。

六、果敢的局势
    当杨振勋和彭积德到达果敢行政中心大水塘新城时,杨振声已经收到关于杨振材、杨文灿被捕,以及最近连续发生的一系列事变的报告。由于土司被捕,激起了果敢反政府的斗争风潮。在此之前,果敢人对缅军尽管存有反感,但思想认识上还是比较蒙胧的,并没有想过要拿起武器,反叛政府。

    土司被捕,充分表明果敢并没有被排除在缅甸政府打击目标之外,虽然他们的打击目标本来是那些倾向民主、对他们造成威胁的势力。对此,果敢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聚集自己的力量,以应对可能发生的事变。当自己积聚了足够的力量,取得主动权之后,下一步就是与政府谈判,以解决彼此间悬而未决的问题。拟定的谈判条件包括:释放被捕的果敢领导人;归还被扣留的烟土、人员及其他财产,因为这些财产属于果敢地区所有。

    正式的说法,用杨振声的话说:“为了争取民主,维护宪法,从1963年10月起,我开始了反对所谓“革命”的革命。”果敢的革命势力被称为“果敢革命军”,他的予头所指是:奈温的军人独裁政权。导致这场革命的主要原因是:军人政权推行不平等的大缅族政策,打压少数民族;以及因为军人政变阻挠修改宪法,反对实行民主。这样,就引起了大家普遍地对军队的不满。当土司把政权交还给人民之后,一旦人民的权利受威胁时人民有权站起来保卫它。最后一点,少数民族对缅人推行的同化政策十分不满。这种不满,早在1959年就有掸邦人民起来反抗。

    果敢反对缅甸军队的革命得到发展,但这只是一种政治手段。在1959年底至1960年初,第一批掸族青年、克伦族青年和其他少数民族青年,多数又是大学生,他们都站出来对抗奈温政权。但到70年代,这种反抗运动,先后被商人、贩毒者渗透了,特别是在自卫队(戛戈也)时期。从那时起,掸邦革命的政治主体,被这些负面形象玷污了。

七、组  织
    杨振声回到果敢时果敢行政一片混乱,也没有正式的部队。行政内部的气氛是不健康的。杨金秀手下的人只着重于做生易,而不注重服务于人民。他们之中还分成两派,一派是忠于杨金秀,一派是忠于杨振材。在果敢,杨振声好像缺少政治背景,因为他在仰光太久,离果敢领导地位太远。而果敢已出现领导方面的政治真空,地方头人们请求他来填补这个真空。在与地方头人多次讨论之后,大家决定成立民兵。不久,名叫“果敢革命军”的队伍即发展到3000多人。部队士气高昂,都希望与政府撕杀一场。后来部队整编为2000人,让一批人回乡去劳动。

    在领导层特别是军队领导层中,有3种不同意见的人:一是参加过二战、有家有室、年纪较大的人;二是在新城受训过的人;三是新入伍的大学生。

    第一种人的意见,不赞成使用武力。他们中的一些人,生意比从政更重要,多半又是忠于二小姐。另一种人即在新城受训过的人,比如苏文龙、杨振业、杨振新、彭家声、杨振纪(杨文灿三儿子)等,都是比较有能力的指挥官。在他们之中,杨振声最看好的是杨振纪,杨振纪是他的堂弟,是一位年轻、勇敢、永远只想到服务于果敢的人。另外一个是他的弟弟杨正勋(大六官),与杨正纪一样,没有家庭的牵挂,愿意为反对军人独裁奋斗,是懂得政治的人。在所有的指挥官中间,他完全信任的是杨振新和其弟杨振业。他们两人都是孤儿,是由杨振声母亲即土司太太蒋淑敏养大的。在土司太太的一生中,杨振新一直是她的侍卫。以上这些人,各自在自己的防区内指挥着200—300人的队伍。其中苏文龙是驻扎石房前线。1962年底,果敢正式宣布反对奈温的革命委员会。杨振声主要忙于处理地方行政事务。此时,政府军开始对果敢实行经济封锁,不准商贾进出果敢。当时,滚弄地区由缅军任用的李跃鸿管理。李跃鸿原是杨振材的司机,经缅人策动投奔了军人政府,为军人政府效劳去了。

    缺粮和缺少其他物资,已越来越成为果敢的严重危机。不得不寻找其他途径,取得大米等物质补给。其他途径,无非是中国或泰国。虽然果敢的地位是中立的。但在这种迫切的需要之下,没有更多的选择余地。由于彭家声与中国有着良好的关系,他被派去向中国有关方面要求,给予援助。但,中国拒绝了。果敢的地理位置,在战略上是有利的,但在经济上是有压力的。为了能够渡过难关,杨振声交给杨振勋一个任务;寻找一条能够取得大米和其他物资的路。1964年,杨振勋带着一部份人南下泰国。此行目的,不但要搞到粮食,而且还要搞到军火。在这次南下队伍中,有他最小的弟弟杨振来。在他们去泰国的路上,遇到了重重困难,包括与缅政府军的交火。令他惊讶的是:所到之处,都得到村民们的欢迎和礼遇,因为听说他们是果敢土司的后裔。当他们到达泰国时,驻在那里的国民党将军李文焕欢迎他们,给他们鼓励和尽可能的帮忙。

    当时在果敢,有一部份指挥官对反对缅甸军队问题持怀疑态度。有人建议杨振声整顿部队,让二战时期的人退休,训练一批年轻、爱国、热情和愿意献身的青年,这样,他就可以通过这批年轻指挥官,统领这支忠实的部队。但由于种种因素,他没有接受这个意见。因为他认为果敢实行的是防御战略,组建部队是一种力量的储备,并不准备用作战略进攻。下边第二件事,是他失败的主要因素。

    尽管缅甸军方成立了以罗星汉为首的反情报机构,政府军还是无法得到有关果敢部队的真正实力,以及军队指挥官对杨振声的忠诚度的情报。果敢部队,被遥传为一支庞大的部队。政府遂派出使者,到果敢寻找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的途径。杨振声派出彭积德、杨国智、苏文龙3个代表,到腊戌与军方代表会晤,讨论有关事宜。在腊戌期间,军方可能给杨国智、苏文龙某些方面承诺,与他们交换有关果敢部队的情报。彭积德对杨国智、苏文龙在腊戌与缅甸军方人员的某些过从,感到有所怀疑。回到果敢后,他将这些情况向杨振声作了报告。但没有引起杨振声的重视,认为没有明显的证据。

    当杨国智的行为引起怀疑时,苏文龙的品行更为复杂。杨国智,短小粗壮,有一地明亮的眼晴,有一副讨人欢喜的笑脸。虽然他的忠诚度是值得怀疑的,但他的表现却还让人可以接受。他有双重人格,曾得宠于杨金秀。苏文龙家族曾经是龙塘的千总,祖先在衙门下边办事,已经好几代人,而且都很忠诚。还有他是被指定的第二线领导人选。是在新城受训过,并被确定为将送往仰光深造的人选。因此,从家族到他以往的表现,几乎没有理由对他的忠诚提出怀疑。有迹象表明:如果没有杨国智和苏文龙提供的情报,缅军不会冒然开进果敢。因为他们不熟悉果敢的地理情况,也不情愿在果敢境内用兵。

    与杨振声接近的人都感到不可理解,为什么杨振声对杨国智和苏文龙不采取必要的措施。人们分析认为,因为杨振声倾向以政治方式解决与缅甸军方的矛盾,他的道理如下:要打战,即便你的人愿意打,还需要武器和弹药,如果没有外援,仅靠果敢的实力,不可能坚持太久。同时,他也熟悉缅军战略,即“用果敢人打果敢人”。即便要流血,只会是果敢人流血,缅人不会去流血。还有另外一些人推测:因为他是一个承受着很大压力的人,因此,不能做出理性的决策。

    缅甸军队从杨国智和苏文龙那里得到可靠情报之后,对用武力占领果敢感到很有信心。1965年4月的最后一个星期,300名缅军士兵在苏文龙的帮助下直抵新城。因为当时苏文龙驻防在最前线,而且已经投降了缅军。几天以后,彭积广带着200人的队伍也向缅军投降了。当苏文龙和杨国智向缅军投降时,杨振声并不感到意外。但,彭积广投降时他却感到担心了。他在想:他的这些军官,下一个又会是谁背叛他?其次,他接到报告,通往江西的7个渡口,有6个已被缅军封锁。如果杨振声不采取行动,他们将面临被包围和被屠杀的危险。对此,他召集了一个紧争会议,决定向北转移。当天晚上,新城一片混乱。当转移命令下达,阿妈叫孩子,孩子因恐惧而哭泣,限入一片恐慌。好像世界大战又发生了一样。当晚杨振声带着部队和家属共约600人,向西帕河西岸转移。于4月30日抵达滚掌。在当地一个头人的帮助下,找到了一个未被缅军封锁的渡口,西渡萨尔温江进入克钦地区。

八、逃  亡
    当这批人到达克钦地区时,受到克钦独立军KIA和掸邦独立军SSA官员们的迎接,并与他们举行会谈。讨论的问题主题是:下一步要做什么?KIA和SSA都愿意帮忙及合作,如果杨振声将使用武力抵抗军政府的活。杨振声可能会对他们说:“如果我要抵抗的话,今天我会在果敢。”这个问题,此后也就不再讨论了。这批人,在克钦地区大约逗留了1个月,缺粮的问题越来越严重,情况已到不能再延续下去了。当时,在他们附近住着一支国民党残军部队,国民党军官向他们提出建议还是南下泰国。到那里他们的安全可以得到保障,待安置下来,再计划下一步做什么。由此,与在泰国的三军军长李文焕取得了联系,李文焕同意国民党军官的建议,并安排国民党残军为他们带路,南下泰国,开始了流亡。

    这种离开被理解为暂时的,最终他们还是会返回果敢。在这支庞杂的队伍中,有杨振声两个儿子,一个是15岁的杨家贵,一个是13岁的杨家华。另外,还有杨振徽(大五官)和他的妻子及其年仅12岁的儿子;杨金美和她的7个孩子;杨金秀15岁的儿子吉甫。

    张德茂,一个其中的流亡者。对这次流亡,特别是从克钦地区的绿水到泰国的唐窝,几乎走遍掸邦南北的大流亡曾作过生动的描述。应该被记得,这批流亡者,最初并没有想到要南下泰国。张德茂(译注:张学贤之子)的描述是这样的:

   “这支流亡的队伍,大约1000人左右,包括妇女、儿童、士兵及带路的200人的国民党残军,还有1000匹左右骡马牲口,像蚂蚁一样,在江河峡谷山林间爬行。缅军很容易从飞机上辨认出我们。所以,决定晚上走路,白天休息。”
“我们不煮饭,因为飞机会从炊烟的升起发现我们。白天我们躲在树林深处。我们走到莱岛山,从那里南下到了当阳。莱岛山与当阳之间,是一个大平原。此时,缅军的飞机在空中盘旋,似乎炸弹随时都可能落在我们的头上。因为是白天,整个队伍都很紧张。当我们离开当阳之后,缅甸军队改变了战术,他们不用飞机,改用地面部队跟踪我们。他们大致与我们保持着两个小时行程的距离。穿过当阳以后,我们到达莱际山。当时,天已黑,而且下着倾盆大雨。因为我们家孩子多,所以我们把杨金秀的儿子吉甫委托杨振徽舅舅家照顾,因为他家只有一个儿子。当我们走下莱际山时,缅军开始向我们的后卫部队开火。听到枪声,妇女和孩子急着往前跑,而缅军则继续追赶我们。此后,一路上几乎都是这样。有时,几天也找不到食物。孩子哭到哭不出声,大人则累到喘不过气。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手可以碰到的山茅绿叶充饥,比如芭蕉树、玉麦杆,甚至稻草。这种被追逐,持续了好多天,直到抵达那坡梁。因为没有其他通道可以走,我们只好攀登翻越这座山。这个山没有水,也没有可充饥的东西,甚至连草都不长。当部队向缅军追兵开火时,妇女儿童以及骡马牲口则往前爬山赶路。为了解渴,一些人是喝牲口的小便,一些人则喝孩子的小便,一些人则干脆喝自己的小便,那是恐怖和可怕的一天。有些人到山上去找水,发现有个较大的山洞,以为里面会有水,他们就爬了进去,结果,再也没有看到他们爬出来。其他人因为没有见他们爬出来,以为他们找到了水,也跟着爬了进去,同样,再也没有见他们爬出来。就这样,我们损失了很多人。同时,也因为干渴和过累,还损失了很多牲口。我们中还有一些人,是因为感染了疟疾或受伤而死去。行进中,有时运气好,我们会得到一些食物。有时,穿过玉米地,我们就以生玉米充饥。我无法向人形容,饥饿和疲劳会令人做出什么?所有的时间,每一个人都在挨饿。我们用了两个月时间,才抵达泰国边界。为了躲避缅军的袭击,我们不能走大道或公路,只能走山间小道。当我们快要跨入泰国边界时,我们的军队与缅军发生了激烈战斗。那是在夜间,我们想通往泰国的路可能已经被缅军截断,也许我们永远到不了泰国。但是,由于随行的国民党军熟悉地形,总算把我们带到了安全地带。第2天上午,我们又与缅军发生了一次遭遇,但这已是最后的一次遭遇了。当我们跨入泰国领土时,缅军放弃了他们的追赶。当我们到达唐窝时,我们的家庭又团圆了。虽然我们很疲惫,但我们为还活着而欣慰。在这里,我们又见到了分别已一年的杨振勋和杨振来舅舅。”

九、内  战
    果敢革命军中的年轻人对不发一枪就交枪投降之举,深感惆怅乃至不满。其中,跟着他的指挥官彭积广而被迫投降的彭家声在1965年7月腊戌的一个聚会上,对缅甸军官向果敢投降官兵发出的羞辱性挑畔倍感忍无可忍,怒火中烧。于是,他下定决心重返果敢,并拿起武器,展开游击战争,洗刷民族的耻辱。最初跟随他的只有30多人,后,许多志愿者纷纷加入他的队伍,这支民族武装开始壮大起来。对此,缅甸军政府曾派罗星汉到果,镇压彭家声的反叛。但几次交火,都是彭家声获胜。在1966年至1968年间,果敢局势相当混乱,果敢变成了一块群雄争夺的馅饼。当时,果敢主要有政府军及其罗星汉的戛戈也自卫队,有彭家声领导的民族武装的“果敢革命军”,他们之间不时发生交火。由于政府军及戛戈也的实力,明显超过果敢革命军。最后,彭家声为保存有生力量被迫退入中国,以求再图。当彭家声向中方要求给予军事和物资援助时,中方同意了,条件是要他接受缅甸共产党领导。那个时期,中国与缅甸关系,由于在仰光及缅甸其他地区发生大规模的排华反华事件,显得非常紧张。

    当杨振声到达泰国后,他宣布有意退出领导岗位。跟随他流亡到泰国的部队,对此感到异常失望。究其原因:一是不放一枪就放弃了果敢;二是在历经千辛、长途流亡之后,他们的福利及他们的前途尚无着落;三是多数人不愿意离乡背井,寄人篱下,只情愿在家乡奋斗,那怕战斗到最后一个人。这种情绪,是终发展成为一个以杨振业为首的叛变事件。杨振业发誓,要重新收复果敢。但是,只有少数人跟随他;他带领着50人的小部队离开了杨振声。1966年,杨振业回到果敢与彭家声汇合。当时,罗星汉及他的戛戈也自卫队以新街为基地控制着东山区。杨振业部则占据着西山区。彭家声部,则控制着果敢北部。罗星汉部与彭家声、杨振业的联合部队发生过很多次交火。

    在泰国唐窝,李文焕劝杨振声:“部队是很必要的。”因此1967年,杨振声的弟弟杨振勋(大六官)带着足够的人及武器返回果敢。在果敢北部与彭家声部队汇合。在这个时期,彭家声部队与杨振业部部之间已经发生矛盾,最后杨振业背弃了他的誓言,投降了缅甸军政府。果敢戛戈也自卫队和缅甸政府军一起,与彭家声、杨振勋的新的联合部队在果敢境内多次发生交战,双方均有惨重伤亡。其中,带有决定性的意味的一场战斗,发生在果敢西北部的勐乃坝,此役打了7天7夜。最后,不久前投降缅政府的杨振业戛戈也部在缅军驻滚弄第39营的全力支援下赢得了这次战争。杨振勋不仅被打败了,而且失去了他的武器、军需补给及全部财产,他只好带着溃部,退往江西克钦地区去了。当时,彭家声和他的部队很多天断粮,最后他们退入中国。在他退入中国之后,彭曾写过一封给杨振勋的信,要求杨振勋加入他们。信中提到:中国愿意提供支援,在他们接受缅共领导的前提之下。彭家声还指出:在目前的情况下,别无其他选择,建议杨振勋也来加入。现在的杨振勋,已经完全崩溃。他有人,但没有武器弹药,还能支持多久成了问题。对彭的建议,他作出了分析。认为他的土司背景,不会为缅共所接纳。还有,当时中国正处在文化大革命动乱中。其次,诺相,1949年失败退进中国时,果敢曾经拒绝过他的借道请示,难免留下某些恩恩怨怨,现在他又与缅共一起出现,对果敢革命军来说好像不会带来光明的前景。

    当他正在琢磨这些问题的时候,缅政府利用长箐山戛戈也自卫队首领(李成兴),与其参谋长彭积德取得联系,对彭说:“如果你们投降,缅甸政府准备接受你们。”1968年8月的一天下午,彭积德去会见杨振勋,会见是在一片竹林中。彭对杨振勋说:

    “我要对你说,这是我对你最后一次建议。我认为,我们打也打过了,看起来没有什么意思。现在粮食也没有了,在这里已经无法坚持下去了。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我是已经决定去投缅政府了。”

    杨振勋听后结合他原来的思考,最后决定与彭积德一起去投降缅甸政府。1968年后期,他向腊戌军区司令投降。25年之后,杨振勋感概地把这个决定说成是他“一生中所犯重大错误之一。”

    缅甸军队对果敢的政策是欺骗和玩弄阴谋诡计。所有缅甸军人都希望如果需要的话,用武力征服果敢及其他少数民族。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,在平等互信、互相尊重的基础上,以宪法来建国。当土司被拘捕之后,讨好缅甸军政府的活动曾在果敢出现并存在一段时间。一些果敢青年被招募去接受为军方服务的训练。已经有一些人,比如李耀鸿、何绍昌、赵启昌(1974年成为代表拱掌的国会议员)等被引诱。就象前面提到的王崇德、杨振瑞事件,从果敢人的观点看,招募果敢青年参加缅军纯粹是军人的一种虚假的政治装璜。在归附投降缅政府的这些人中间,对缅甸军人服务得最好的是罗星汉。

    为了对付在果敢发生的革命,缅甸军政府开始在腊戌组织了一个反土司组织(青年前进委员会),但他们“反土司”的宗旨没有保持多久。1968年他们的目标,即开始转向直接对付缅共。1965年,罗星汉应缅政府的“要求”成立一支自卫队,为军方提供有关杨振声部队的布防、军事设施等情报。罗星汉的自卫队即戛戈也,以腊戌东郊为基地。这是缅军一个传统的“分而治之”的政策,目的在于煸动果敢人自己打自己。是缅甸军队种下的内战种子。这种将果敢人分裂的政策,好象至今还在继续。

    1968年,彭家声在缅甸共产党的旗帜下重新出现。当彭家声进入中国要求军事援助时,中国基于“果敢是缅甸的一部份”这个原则,劝他参加缅甸共产党。彭家声会见德钦巴登顶之后,彭家声及其所部开始接受思想理论和军事上的训练。其中军事训练包括游击战和单兵作战训练。彭家声的果敢部队起初在镇康铁石坡(即大石桥)训练。而彭家声、彭家富等,则到北京接受更深层次的训练。1968年,装备后的果敢部队和其他缅共部队先后重新进入果敢。他们与缅军的第一次交火在班永。然后,又包围拱掌驻军。在两个战略据点扫清并被占领之后,整个果敢北部落入缅共领导下的果敢部队控制之中。这个胜利,加强了他们的信心。他们继续向西南方挺进。在这里,他们遇到缅军和戛戈也的顽强抵抗,激烈的战斗,在石门坎、红石头河和大水塘打响。其他的战斗,也在老街、19棵桩(牛坪子北侧)等地打响。当这些战斗进行之际,缅共的其他部队则截断了滚弄至新街的缅军及戛戈也的补给线,缅军及戛戈也被迫南撤。这样,缅共领导的果敢军队就一步一步地占领了几乎全个果敢,缅军及戛戈也也只好退守滚弄。

    撤退时,罗星汉强迫人民迁往腊戌。他们焚烧村寨,包括当时果敢的首市新街,实行焦土政策。从此,果敢人又开始了第二次大流亡,大约有3000多户,15000多人沦为难民。

十、内战的影响
    1965年至1968年所发生的事变,对果敢人民是一种很大的伤害,其中伤害最大的是强迫他们背井离乡。因为他们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土地,对他们来说,无疑是一种最大的打击。许多迁往泰国或缅甸本土的果敢人,几乎都面临着一无所有的恶运。

    这些3000多户15000多人的难民,被迫生活在一个他们所不熟悉的环境之中。而这次搬迁的主谋者罗星汉,也不能提供给他们足够的土地来安排他们。1964年6月,杨振材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被释放。许多逃难者来向他求助。当杨振材帮助了第一批人,而对此后接踵而来的求助者无法再帮忙时,对他来说要打发他们走,简直是一种苦涩难言的痛苦煎熬。

    当那些投降的指挥官,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腊戌的土司的住宅时,他们中的一些人感情激动的向土司道歉他们的失职,这些人不仅是土司的亲戚,而且是在衙门供差好些年甚至好几代,对于他们的忠诚,土司没有理由怀疑。这里面最不近人情者要数苏文龙,他从来不曾跨进土司在腊戌住宅的门坎。

    杨振材承袭父职出任土司之后,1948年间,有一次他到大水塘街打麻将,一玩就是五天五夜不回家。其夫人鲁璇珍派人把他叫回来,一进门就受到其母蒋淑敏的严厉训斥:“我从来还没有听说过身为土司竟然放弃公务打麻将打到一街!地理先生有过预言,说杨家王朝只会有8代的气候,说不定败丢杨家王朝的人就是你!”

    当他一个又一个地接见那些投降的旧部时,杨振材心里会怎么想?他是否记起他的母亲的预言?他是否真的见证了他的祖先建立起来的王朝的崩溃?不管怎样,杨振材从来就没有从这次社会大动乱的打击下恢复过来。

    1971年,当杨振材在血癌病魔缠绕的冥留之期,苏文龙总算露面了。他亲自登门拜访他。杨振材以坦然自若的神情接见他。这个促使果敢起义崩溃的“工具”,现在来看望他的首领了,首领则依然如故以礼相待。是因为在生命的某一个时期,人们对于道德的观念感觉已经不重要了呢?还是因为历史的原因使杨振材认为政治实在太复杂了呢?好与坏的区别已经退色,进入了一个模糊的境界。1971年,杨振材去世,终年54岁。大动乱的灾难,使他身心备受摧残,乃至过早地离开了人间。

    不管苏文龙与军方达成什么协议,他的背叛使杨振声的果敢革命事业崩溃了。但是,他并没有得到他所希望得到的奖赏,因为相比之下,缅甸军方更加青睐罗星汉。罗星汉智胜苏文龙,取得缅甸军方对他前所未有的支持。

十一、流亡的结果
    随着杨振声部军官的投降,以及缅甸军队不断地到来,果敢境内陷入一片混乱。在国民党残军一部的带领下,杨振声及其所部经过长途跋涉抵达泰国唐窝。在路上杨振声非常痛苦,他的精神状态已降到最低点,他不能接受苏文龙对他的叛变,以及整个部队的崩溃。

    在这次动乱中果敢民众的流亡,包括到泰国以及掸邦各地是史无前例的。从前,果敢人民很少外出或到他方定居,他们对这突如其来的事变,既没有心理准备,也没有物质准备。他们所熟悉、所拥有的生存技能,在果敢以外的他乡,已经无法适应。当他们的领导人,也只是国民党残军的客人时,他们几乎没有可以求助之处。许多革命组织包括掸族、克钦族、果敢族等,一齐聚集唐窝,接受国民党残军的保护。

    将果敢部队分裂为两派的阴谋,削弱了果敢的政治地位。罗星汉虽然得到政府军的支持,但只享受半官半民的地位。这种地位,有随时被军方取消的可能。杨振声虽然与国民党有很好的关系,但他只是一个没有地盘的流亡者,可以说他的政治前途暂时消失了。说得好听一点,他的政治前途尚不能肯定。只有彭家声,在缅共的领导下还保持着一些名誉。他和他的弟弟彭家富才是真正有才干的指挥官,在缅共的政权内受到尊敬,虽然他们没有成为缅甸共产党员。

    当那些迁徙到缅甸国内的果敢人,为了求生艰苦寻找机会的时候;那些迁徙到泰国的果敢人,生存发展的机会也十分有限。有的选择栖息遥远的山区,从事农业生产;有些则潜入大城市比如清迈,去从事城市苦役工作,或为家庭工及仆人。有些年轻女孩子干脆走捷径,去当妓女。因此,在泰缅边界两边,果敢人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和方向。现在这些人,已经流散到世界各地。当年轻一代,已经适应他们所在国生活环境时,那些年长的和曾经经历动乱的人,仍然还是无法弥合他们心理上的创伤。

十二、果敢与人民民主党
    当杨振勋在腊戌向腊戌军区司令投降时,杨振声对果敢尚存的一点微弱希望破灭了。在唐窝,他有大约50个人,这些人还接受他的领导。这些自由斗士发觉他们没有金钱,也没有武器,他们的生存受威胁。为了生存,其中10个被分配去种谷子;10个人在国民党营盘内做苦工;另外10个,则从事屠宰畜牲工作。他们每人每天,只允许用1銖泰币。当时,杨振声在一些掸族朋友帮忙下,出任了清迈宁康大酒店经理的职务。

    虽然生活很困难,但这些人用坚韧的意志,忍受着物质的苦。他们认为,现在的苦,只是暂时,是为革命、为人民、为家乡而吃苦,他们总有一天要回到自己的故乡。因此,1968年至1970年,他们一直坚持住在唐窝。

    不管怎样,杨振声到泰国给了他与克钦族、掸族建立友谊提供了机会。虽然有过在果敢的“崩溃”,但他并没有失去他的目标。1966年,他成为掸邦军事委员会的一名成员,他与国民党军和克钦族军建立关系。与当时克钦独立军(KIA)总司令昭相关系非常密切。1966年10月,吴努及其他被捕的政治家被释放。奈温在与吴努及其他的人商量后,成立了内部团结顾问联合会(IUAB)。6个月以后,联合会向奈温呈交了一份关于移交政权的报告。报告建议将政权交给一个由军人、政治家、少数民族代表组成的政府。奈温不接受这个建议。

    不久,吴努出国。他说:“奈温无意将政权交还人民。”在伦敦,他宣称:他有意组织军队,把奈温军人政府搞跨。不久,他即在泰缅边界建立了基地。这些事态的发展,给杨振声精神上很大的鼓舞,他将可能再度为吴努效力。在吴努的流亡政府中,有波阳乃、吴劳勇、菠莱雅。杨振声认识他们中的许多人。10年前,他们在仰光是有钱有势的人;今天,在丛林中,他们是战斗在一起的同志。在他们之间,存在着强有力的同志情谊。由于吴努对杨振声在少数民族中信誉的认肯,特任命他为“爱国解放军东部军区司令”,这支军队属于议会民主党(PDP)领导的武装。

    有了吴努的支持,杨振声产生了建立一支掸族部队、最终收复掸邦的计划。但是,由于他不会用人的缺点,以及武装组织与武装组织之间,缺乏互通情报的机制,结果,他的计划没有得到施展。吴努和PDP流亡政府也由于存在大缅族主义倾向问题而难有作为。吴努无法满足克伦和孟族关于脱离缅甸联邦的请求,因为1948年宪法说“若不满意,10年后可脱离联邦”一款,仅特定指掸邦,并不包括克伦和孟。就在此时,泰国重声不允许吴努在泰国领土上从事反对缅甸政府的活动。1973年,吴努将主席职位交给波莱雅,PDP因此没有存在多久。民主党消失后,杨振声仍然留在清迈宁康酒店当他的经理,那是一个他所能依靠的职位。在他任内,他曾接待过新加坡总理李光耀。李光耀喜欢用普通话与他交谈,而不是英语。在他仰光家里书橱中,还保留1张他接待英国爱丁堡伯爵的照片,那是他从流亡生活中带回来的少数纪念品之一。一个知名度高的大酒店经理被视为是一种高尚的职务。对与缅政府有邦交的泰国来说,让一个政治避难者在这种地方任职,难免十分尴尬。缅政府曾向泰国提出抗议,因为泰国允许缅甸反政府势力在泰境的反政府活动。由于泰国对此摇摆不定,因此,给了这些反政府势力在泰国生存的余地。

    但是,杨振声的好运不长。一天晚上,一批泰国移民局官员来到酒店。开始,他们似乎只是搞点挑剔骚扰,并没有引起杨振声更多的警惕。当杨振声露面时,他们即指控杨振声是非法入境者并将其拘捕。在泰国监狱的第一夜,他躺在什么也没有的地板上通宵达旦。当天晚上,也许他有时间回忆这些动乱给他的人生带来的沉浮。

    尽管如此,在一个法国记者的帮助下他取得了难民身份,离开了泰国而前往法国。流亡法国的生活很简单,在一个餐厅当洗碗工,挣钱供孩子们上学。他曾打算移居美国,由于种种原因,他的入境签证被拒绝,他与在美国的孩子们团圆的希望破灭了。

    在他去法国时,他将部队留给杨振纪(杨文灿三儿子)。1979年,杨振纪被已知的预谋者行刺身亡,这意味着果敢革命军的历史的终结。

(待续……)

免责声明:
内容节选和转自《果敢·杨家史》,旨在分享果敢的历史和文化,个别观点本站不持任何立场!


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

打赏列表共打赏了0次

cry
还木有人打赏~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果敢资讯网   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GMT+8, 2020-6-4 00:25 , Processed in 0.205093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